辩论真累人。
其实就是俩不可调和的观点。
我觉得英美文学垃圾,你觉得英美文学不垃圾、我侮辱了英美文学
我让你举个例子你举不出来,我让你跟我推本有意思的书你说想不起来
我说我不喜欢王尔德尽管我没看过他的书,可能看了会喜欢也可能不会
你说就算你看了他没有符合你的预期你也不能说他就不行,因为是你看不懂
行,他高深我不配,你抱着这种拜佛态度看作品就挺配。
这他妈有什么好争论的淦tm
本来没什么劲儿,但现在就很想不管不顾仰天长啸呜呜
英美文学就垃圾就垃圾就垃圾!!

朋友说他们镇上一个小教堂被拆了。因为老年人信得太多纷纷要去做礼拜,长队一直排到门外。官府看不下去给拆了

再不练习思考和组织语言又要失去语言组织能力了

“书呆子”“书呆子”“什么都不学”
或许就应该像书中主人公修道一样,什么引起情感波动,就把它放在眼前,不断刺激、刺痛,戳得多了,自然麻木无情。

无法想象死后没有天国会怎样
然而天国存在的话,在现世的逆旅实难做些什么

心情 

我应当无怨无悔,因为没有别的路可以走。周期性的病痛和精神已经是头顶上的重剑、四肢上的锁链,我不能再随心所欲地跳得更高,不能无忧无虑地爱某一样事物。哪怕痊愈——痊愈又怎样?触底之后,惊弓之后。某种程度上说,我已经死了。
这人间自然没什么好希冀的。如果人类灭亡,灭亡不值得惊呼和痛哭。灭亡配得上真正的平静。
现在活着,不过凭借一根稻草,一点思想上的可能。

可是呀,我却要为了更长远的毫无指望的生活,暂时放弃这根稻草,做回一台机器。
回到那个囚笼里去。
已尝过自由的甜头。
回到囚笼里去。

我本可以忍受黑暗,如果我不曾见过光。
而阳光已使我的荒凉,成为更新的荒凉。

心情 

然而这一切是一个脱离了现实的短暂的梦,是一个特殊的契机借着他人的牺牲我才短暂拥有这一段时间。
是我因为无知而用来做梦了。
我知道有人可以一辈子随时得到这种梦,边清醒边做梦。他们在少年期有幸得以探索并立下承诺。获得了同一性成为了自己。
不幸运的,迷乱并且隐藏。
只有久饿的人才会因豆子吃多而撑死。
我不觉得我走错了路。
我真心喜欢现在的自己,没有成为任何人、不打算成为任何人,肉体濒死精神充满无限可能,站在城市与乡村的交界,哪里都不属于,心思灵活敏感,有知觉,厌恶和痛苦都鲜明,在各样的痛苦中通过脱出审视自我拯救。
如果我如过去一般(真不确定是那样比较容易自戕还是如今的困局更难过),今天会变好吗?那时的我不如一台机器,因为它不仅机械而且因恶意使用常常故障失灵,仰人鼻息、任由摆布,为别人的情绪左控,痛苦却抓不住痛苦、绝望却无可抓握。
那样的我一直下去,真就比现在要好吗?
我一定是要变成现在这样的,因为只有这一条路。可笑啊,无奈啊

心情 

好累啊,我只知道人都会迷茫,不知道我为什么变成这样,还是说我本来就是这样
(遵从你本心就好,想做什么就去做,做喜欢的事)
怎么样才算是遵从本心?我现在闭上眼能想到的唯一遵从本心的选择就是立刻、马上自我结束。
拿考研来说,选什么科目都或许都无所谓,哪怕从各种方面来说我应该选择文学,因为我喜欢文学。有多喜欢呢我也不清楚,转专业时备考的东西全部作废心态爆炸乱写,面试时表现一塌糊涂,这就是我的喜欢。
我太清楚没有了解没有立场与地位无法说出“喜欢”,我对结果没有不平,因为当时知道我不配。
大学的课堂是开放的。我不必图一个名分。
从升学以后我就知道我是面试黑洞了。所有的面试结局都是意料之中。甚至不想反抗,那时还不知道引颈受戮、步步退让早已失守最后一片阵地,一无所有。我只知道拥有的都是我不喜欢的,那就不应该在这领域苦修,我选择indulge,
读喜欢的书,从文艺到大部头作品,了解不同的领域,社会学方言语言学神秘学哲学历史学符号学、相信神秘,试着解放自己,疗愈前十八年的精神酷刑。
精神状态上,我很喜欢现在的自己,我从未如此自洽、如此真实、如此为真实而由衷高兴、由衷抑郁、远离大众、学着审视他人

Yachne boosted

肖战 

我和同事两个90后妹子说起肖战,就很生气。
然后领导(70后)听到了,就说“我觉得肖战挺好看的呀,你抵制对人家能有啥影响”。
基友认识的80后校友(985)对肖战持同情态度,但是基友说“如果不是你科普,我都不知道这个事儿,我觉得你说的对,什么偶像什么粉”。
小样本不代表什么,不过我感觉三次元的很多人应该是并不觉得肖战做了什么。

Yachne boosted

「他们知道太平盛世其实隐藏了无数劫毁的契机,也惊讶在死生大限之前,凡夫俗子竟能活得如此浑然无知觉。」

Yachne boosted

关于貅貅之前发的知乎上“清华北大毕业混的最差的,现在怎么样了?”的回答里提到的“端点星计划”。
维基页面在此:zh.wikipedia.org/wiki/%E7%AB%A
法学、社会学、新闻真是大清牢饭热门专业……

Yachne boosted

我永远都记得武汉在新冠肺炎中发生了那么多灭门惨案,还有家里死剩一个人的。微博上每天有无法收治的患者求助(感染的和没感染的其他重症患者)。至少我明白了以后国家再封城,立刻跑路。
“正确的集体记忆”,第一次发现中文可以组成这么恶心的词……什么是正确,谁来定义正确?我要保留我错误的个体记忆。

“人这种东西有脑子,也只有脑子,科学有一天能爬到神脚边这种事,连巧合都不存在。”
“可是自然界的三大要素是物质、能量和信息这个说法……”

。你说的有道理。我们聊聊新出的游戏和大瓜如何?

人什么都做不了,唯一能做的就是告诉自己别tm整天想着在某些深层次问题上说服别人。某些话题开口不如直接动手比较好。自由,是有多自由?语言的边界还支撑不了那种程度的自由

有神无神各自战队打架
唯物天下无敌和唯物是个鸡毛都有道理
舞铲资产理论各自成一派
适者生存与人之平等各有说法
这有的吵?有,但铁定没结果

“你困在自己的认知里”
去你妈的谁不是困在自己的认知里?我还能困在你的认知里?那不然人还能超越自我:
“我知道我不知道的事情”
那就牛皮,没话说

Show more
Mastodon

Mastodon 是一个建立在开放式网络协议和自由、开源软件之上的社交网络,有着类似于电子邮件的分布式设计。喵喵。